專訪超頻達人 “K|NGP|N”

Jimmy Thang撰寫

Vince Lucido才剛開箱取出全新的GeForce GTX 580,便迫不急待地想試試這款新繪圖引擎的能耐。網名為"K|NGP|N" (發音為"kingpin")的Lucido正準備對這片繪圖卡進行超頻,但卻不知不覺地用錯了規格錯誤的可變電容。一股輕煙飄到空氣中,過量的電力造成繪圖卡無法負擔,他把繪圖晶片給烤焦了。這個例子顯示即便是世上首屈一指的硬體超頻達人也會犯下新手才會出現的錯誤。

K|NGP|N通常在超頻時非常專注細膩,他最出名的就是率先利用液態氮作為GPU超頻時的冷卻劑。由於打破超頻紀錄的次數多不勝數,因此吸引了硬體製造商EVGA邀請他擔任該公司的GPU產品代言人。他憑著自己的經驗與專業成功地開創事業,研發並銷售自有的創新硬體冷卻容器,銷售給全球各地的熱血超頻玩家。

儘管累積無數來自各方的讚譽,K|NGP|N依然維持務實謙虛的態度。雖然已達到個人專業聲譽的最顛峰,K|NGP|N對於自己揚名全球的成就與名氣卻一點都不迷戀。他對自己一點自滿的感覺都沒有,反到覺得這些讚譽有點言過其實。儘管他相當自謙,但不可否認的是,K|NGP|N對繪圖卡的瞭解絕對是達人級的行家。

在接受GeForce.com網站的專訪時,K|NGP|N分享了他費盡心力一頭栽進超頻事業的心路歷程,揭露他一週要用掉多少液態氮,還討論到溫度更低的液態氦所具有的優缺點,同時分享對遊戲裝備進行超頻的小技巧,以及如何把許多人認為只是一種興趣的超頻熱情轉變成為一個成功的事業。

GeForce.com: 先談談你的別名。你取的網名「K|NGP|N」靈感是從哪裡得來的?

Vince "K|NGP|N" Lucido: 我從前非常熱愛玩滑板,滑板輪架中有個主要零件叫做主螺絲(Kingpin),它是滑板輪架中的一個主要零件。我也很喜歡看《Kingpin》雜誌(滑板雜誌),我喜歡這本雜誌的名字,唸起來超酷的,於是就取了這個網名。

你在幾歲時第一次自己組裝電腦?

哇! 就你現在的成就而言,你其實起步得算很晚。

的確有一點晚。我以前是個遊戲玩家,玩過很多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我可以說是誤打誤撞地進入超頻世界,因為當時我想做的是從電腦壓榨出最高的效能來打遊戲。當時我找到一些超頻論壇,向許多人身上學習推升超頻速度與調校,之後就愛上超頻了。

「NVIDIA如今在繪圖市場佔據強大地位,這對愛用GeForce的粉絲而言是非常棒的事」 – Vince "K|NGP|N" Lucido.

超頻可說是一種極限嗜好。許多人可能都想不通你們這些人為什麼要超頻。你覺得你進行超頻背後的動力是什麼?

我一向熱愛超越極限的活動。滑板與滑雪板幾乎是我生命的全部。使用電腦進行一般日常運算完全無法吸引我。超頻可以滿足許多人拆東西然後組回去的欲望。這也正是吸引我的地方。

在你整個超頻生涯中,你認為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我光用一個舊程式就打破3D Mark 01的10萬分紀錄; 這在當時是一項很了不起的成就,讓我感到非常滿意。用Quad SLI組態取得優勢是項很難做到的事。我目前使用的主機安裝了一張EVGA classified SR2主機板,上頭裝有2顆CPU、4張繪圖卡和其它更多配備。

另一方面,你一定歷經過許多失敗的經驗。能否談談你犯過最嚴重的錯誤?

通常我在改裝繪圖卡時都非常小心審慎,我是在最近才拿到GeForce GTX 580。我一開機就燒掉一片這款顯卡,因為我裝上的調整電容規格不對。我應該用50K歐姆,但卻用50歐姆,結果一開機就因為電壓過高而燒掉這塊繪圖卡。這大概是我近期犯下的最大錯誤。

談談GeForce GTX 580 – 它和400系列產品的效能比較如何?

580的效能帶來大上許多提升幅度。比起480起繪圖晶片,它的散熱功能有顯著的改進,因此超頻的空間就更大。這還只是氣冷方面,這張繪圖卡光用氣冷的散熱法就能大幅超頻,效能提升幅度更大,這對我們這些超頻玩家來說可說是一大福音,因為(相較而言)480晶片的發熱有點高。極限超頻並非易事,但580在這方面的表現十分優異。580簡直就是為極限超頻量身打造。

除了專業技術製造,你最喜歡哪些超頻程式?

我喜歡3D Mark Vantage,我自己還沒試過 3D Mark 11,這是新出來的程式。 我很愛用3D Mark 01,它有點老了,用的是DirectX 8的技術。它雖然用的是舊技術,但用起來仍然相當有趣。

對CPU與GPU進行超頻,須採用不同的方法。能否談談這方面的差異?

好的,首先,有一些CPU在冷卻方面有點瑕疵,有些則沒有散熱的問題。較新世代的CPU,像是Intel K的Clarkdales系列處理器,就完全沒有散熱方面的問題。只要把冷排裝滿冷媒,就可順利達到攝氏零下196度的水冷目標。不像使用舊款超微平台,像是FX系列的FX 57、62等配備,只能降到攝氏零下50或60度。在對GPU超頻時,情況就有點不同了,因為CPU核心本身運作時的溫度相當高,在隔絕方面會遇到許多問題,必須把冷排和PCB(印刷電路板)有效隔離,才能避免電路板被凍壞,所以準備工作要繁複得多,確保GPU能安然度過極低溫的狀態。

你所說的準備工作包括什麼?

我使用很多油脂。用很多泡沫、油脂、餐巾紙等材料來隔熱; 試著隔離散熱排接觸到繪圖卡的區域。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隔絕空氣。我有時甚至會用到吹風機。我拿吹風機對著繪圖卡的電路板區域吹,因為如果關掉吹風機,整片繪圖卡就會結成冰塊。因為說真的,除了PWM(脈衝調變)元件附近外,繪圖卡上的其他地方都不會發熱,所以電路板才會結凍。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超頻是一種嗜好。但你卻把嗜好變成事業。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生產並售出許多「銅質冷媒容器」。我製造記憶體專用的散熱排。有記憶體、GPU專用的液態氮容器,還有Quad SLI組態專用的薄型散熱排,以便裝在狹窄的細縫空間內。我還有做較大型的GPU散熱排,藉由更大的散熱接觸面積以測試出繪圖卡的性能極限。我針對各種平台做出不同的CPU散熱排。我的產品線相當完備,全球各地的玩家們會用我的產品,因為它們的確實用有效。我花相當多的時間進行研發(研究與開發),因此就超頻的角度來看,這正說明了它們為何能發揮效用。

和我們談談你製造的GPU專用液態散熱排。

我針對GPU推出一款薄型以及較厚的散熱排。薄型散熱排是配合NVIDIA推出三重SLI產品所設計,由於三片繪圖卡彼此間的距離很小,因此我得做出一種較厚的GPU專用散熱排,然後縮小與薄化以配合多重GPU的組態環境。這是艱鉅的任務,因為當時根本沒有人對LN2解決方案有任何認識。厚型散熱排的設計直接了當,目的是想測試出繪圖卡的性能極限。利用更多的冷媒,藉由更多的冷卻面積,所有散熱排容器的設計,都是從我自己超頻的經驗而來,包括過去幾年許多嘗試與錯誤所累積的經驗。

有些人仍然認為SLI的效能超出使用者的實際需求,你對此有何看法?

我認為毫無超出需求可言。SLI組態下的580 GTX性能相當卓越。實際上它的確相當強悍。三重SLI還未到絕殺的地步。那麼Quad SLI呢?(笑聲)。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說,就效能量測而言,對於極限超頻而言,根本沒有效能太高的問題。NVIDIA如果推出5-way或6-way SLI,仍然還是很實用的設計。

你通常會用掉多少液態氮?

要看狀況而定。如果我沒有玩超頻,那就完全用不到,不是嗎? 最近我在SR2主機板上跑Vantage程式時創下74000分的紀錄。我用過最多的紀錄…大約是一星期1200公升。

實在多的嚇人。(笑)

(笑) 沒錯。

液態氮是超頻的最終極限冷媒嗎? 除了液態氮外是否還有冷卻效果更強的冷媒?

有,就是液態氦。我有用過; 它能達到接近絕對零度的超低溫。它比LN2還要冷,但很難使用,而且非常、非常貴。液態氦的成本是LN2液態氮的10倍。

哇!液態氦到底有多難用?

它蒸發的速度要快很多,因為得維持在更低溫的狀態。之前我使用時,一開始是用LN2來冷卻,在達到LN2的最低冷卻溫度時,才開始使用液態氦。如果一開始就用液態氦來冷卻,液態氦很快就會完全蒸發掉。

這是你的致勝妙方嗎? 用液態氦?

不是的,因為並沒有很多硬體零件能承受比LN2還低的超低溫狀態,用液態氦根本不能成事。系統甚至開不了機。

因為有這些你對超頻創下的事蹟,讓你功成名就。你是否期待這樣的成果? 你喜歡活在眾人矚目的狀態下嗎?

(笑) 這…這的確很酷,但這真的不是我追求的目標。

有些人的喜歡這樣的名聲…

出名不一定永遠都好! 總會有人討厭你…在任何種類的競爭,或體育比賽之類的情況,正所謂高處不勝寒,頂尖高手總是別人攻擊的目標。

得到好處的同時,也得承受壞處不是嗎?我是指許多名人老是抱怨被狗仔隊跟監,但也因為出名才會名利雙收。

的確,我永遠不會為此出賣自己! 我很感恩自己在超頻領域獲得的一切。NVIDIA給我非常多的幫助。

「我可以說是誤打誤撞地進入超頻世界,因為當時我想做的是從電腦壓榨出最多的效能。當時我找到一些超頻論壇,向許多人身上學習推升超頻速度與調校,之後就愛上超頻了。」 – Vince "K|NGP|N" Lucido.

先不談討厭你的事情,你曾因為自己的嗜好而環遊世界,造訪許多玩家。這是個什麼樣的經驗呢?

感覺真的很棒! 我在世界各地遇到許多不同的超頻玩家。尤其是新加坡的Shamino, Peter Tan。他是個很好的人! 我從他身上學了很多! 他可以說是我的偶像。我在超頻界成長,背後的因素就是追隨前輩的腳步,他對電子非常在行。我總是想成為這樣的達人。

即使他是你心目中的英雄,你是否會想要在這位偶像擅長的領域中打敗他?

的確是這樣! 當我剛開始超頻時,我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和他一樣的功力,但我以前的目標是希望有一天能達到接近這些頂尖達人的成績。結果真的如我所願。

所以本質上這是屬於互相敬重的良性競爭嗎?

是的,正是。

你是從新手一路走到開創自己的事業。你對於那些想跨入你從事的行業的人有沒有什麼忠告?對於熱忱的超頻玩家,你會給他們什麼建議?

一開始最好慢慢來。在玩多重GPU系統之前,也許先從一次超頻一種零組件開始,因為如果你完全摸不清頭緒時,會讓自己感到很挫折。

對於希望自己組裝遊戲主機並進行超頻的PC遊戲玩家,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遊戲和極限超頻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有些人喜歡把兩者混為一談,但對遊戲而言,我總是希望維持最穩定的環境。有時當你把系統調校至性能極限時,就不會100%穩定。在跑效能量測程式時也許夠穩定,但有時在跑遊戲和線上真人對戰時,我希望自己的電腦能跑得很穩。我會以水做為遊戲主機的冷媒,因為這已經夠好了,能讓零組件維持夠冷的狀態。

根本不必玩到極限是嗎? 完全不必動用到液態氮? (笑)

一點都不需要(笑)。以水作為冷媒,對我來說已經夠稱得上是極限了。

最後我要為你搭個舞台,你對NVIDIA的GeForce使用者社群有什麼話要分享嗎?

NVIDIA如今在繪圖市場佔據強勢地位,這對愛用GeForce的粉絲而言是非常棒的事。我對此非常高興…目前是非常棒的時期。NVIDIA推出一款新繪圖卡。它的性能無與倫比,把競爭對手遠遠拋在後頭。

Vince,感謝你撥空接受我們的訪問。

不客氣。

想進一步認識Vince 「"KINGPIN" 」Lucido,以及他的 「勁酷」嗜好,歡迎瀏覽他的www.kingpincooling.com網站,或者到我們的留言板上分享您的評論

編輯附註: 此訪談後續有幾項更正。12000公升更整為1200公升,“fx63” 更正為 “fx62”, “cold box” 更正為“cold bug”。

回應